《脱口秀大会》:幽默不论资历,好笑要有意义

时间:2017-10-16   点击: 次   字体:【

菲律宾娱乐

织梦好,好织梦

菲律宾娱乐

内容来自dedecms

菲律宾娱乐 copyright dedecms

  《脱口秀大会》作为一档全新的喜剧脱口秀节目,它在节目形式、话题内容及叙事逻辑上鲜明地甄别于其他同类型节目。该节目更大程度地还原了“单口喜剧”的文化传统,大胆采用素人与明星对抗比拼赛制,所关注的话题更贴合社会的热点、痛点。节目的口号“幽默不论资历,好笑要有意义”更是旗帜鲜明地彰显了它的诉求和底色。可以说,该档节目的出现不仅是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的结果,也为我国的节目生产者提供求新求变的参考和方向。 copyright dedecms

  《脱口秀大会》对于Stand-up Comedy在国内的启蒙意义 本文来自织梦

  《脱口秀大会》的节目样态脱胎于欧美“单口喜剧”表演文化传统。“单口喜剧”翻译自英文“Stand-up Comedy”,也可被译为“独角喜剧”“站立喜剧”等。“单口喜剧”最早出现在18至19世纪英国的音乐厅中,而后经过长时间发展,它逐渐走向俱乐部、酒吧、夜总会等场所。时至上世纪70年代,单口喜剧演员开始走向电视及电影领域,诞生了《今夜秀》《周六夜现场》等单人喜剧类电视节目。80年代之后,单口喜剧在美国电视银屏上占据一席之地,并衍生出“脱口秀”等崭新的节目形态。我国电视上最早出现单口喜剧类节目应追溯至1990年的香港,演员黄子华将这一表演形式引入华人社会,并为其取名“栋笃笑”。其后,香港主持人、导演林海峰将其命名为“是但噏”。该类节目在我国大陆的发展相对较晚,如果说《吐槽大会》等栏目是建立了国内观众对于Stand-up Comedy的初期了解,那么《脱口秀大会》便可谓是将这种单口喜剧的形式推向了发展的高潮。 dedecms.com

  引人发笑不是终极目的,与生活和解才是 织梦好,好织梦

  “单口喜剧”发端于剧场,繁荣于电视,并在互联网时代焕发崭新生机。它的基本特征是: “一个人、一支麦”为其基本形式,笑话与段子为其表演内容。作为“Stand-up Comedy”中国化发展的《脱口秀大会》之所以能够引起广大受众,尤其是青年人的追捧和喜爱,正是因其深刻地契合了我国当下社会的、文化的逻辑和诉求,充分体现了其在文化层面的价值,用幽默风趣的讽刺来跟生活和解。总结来看,有以下三点主要原因。

内容来自dedecms

  其一,用创新喜剧话语的表达方式,以当下热点和生活为创作生命源,让观众先笑起来。我国观众对喜剧的认知多来自于喜剧小品和相声,二者都遵循着严密的叙事逻辑和叙事结构。而作为单口喜剧类节目的《脱口秀大会》则呈现出全新的喜剧话语样态,表演者不拘泥于形式、自成风格地讲述笑话或段子,而笑话和笑话、段子与段子之间也无需任何联系,表演者在表演中自成其逻辑脉络即可。这种轻松、随意的喜剧样态极大地符合了当下青年人的话语表达方式。同时,该节目跟踪时下热点,紧靠真实生活,以广大公众与个体所处的生存空间为创作背景,所选取的话题如“这个标签我不背”“你真的有朋友么?”“我不是第一名”“北上广爱·来·不·来”等无不契合当下社会和文化生活中的热点、痛点。表演者从自身经验出发,以小见大地对这些话题观点进行主观地、幽默地表达,技巧的核心即在于不吝惜将私人话题展现,并将私人生活与公众经验相融合,进而引起受众的共鸣,对话题产生有效的讨论。

织梦好,好织梦

  其二,努力塑造积极话语权,鼓励青年人自由表达,笑过之后又有思考。《脱口秀大会》遵循“单口喜剧”的文化传统,在节目形式上不拘一格,删繁就简,弱化叙事逻辑,强化个人意识,降低表演门槛。节目的口号“幽默不论资历”便体现了对民间话语力量的积极推崇。大众文化理论家约翰·菲斯克(John Fiske)认为,“大众文化是从内部和底层创造出来的,而不是像大众文化理论家所认为的那样是从外部和上层强加的。”节目中的表演者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教育背景及成长环境也不尽相同,他们汇聚于此,碰撞思想,提供多元观点,引导青年发声。网络视频弹幕更是激活了广大受众的讨论,节目内外形成了平等的对话和交流,哈贝马斯所谓的“公共空间”正在形成,一个群言时代已经到来,热烈的讨论便意味着积极的思想碰撞。

本文来自织梦

  其三,凸显青年人主流话语价值,引导青年人正面情绪养成,懂得与生活和解。与《吐槽大会》以明星为话题和看点,让观众在嘉宾的嬉笑怒骂中得到纯粹享乐不同,《脱口秀大会》以公共话题为核心,在素人和明星的自嘲、互嘲和吐槽为受众带来快乐的同时,也带动受众对当下社会生活进行思考。观点的输出以幽默为手段,在消解当代生活压力的同时又对青年人的正面情绪形成了良好的引导。《脱口秀大会》革除欧美单口喜剧类节目中用词不雅的现象,且规避对政治、社会、文化以及种族等问题进行影射,而是用讽刺、揶揄和幽默的语言理性地看待精英/霸权文化的规训、传统价值观念中的弊病以及当代社会生活中的矛盾。这不仅制造出了社会性的快乐,同时也激发了受众自觉、自省的批判精神。打破禁忌并谈论热点,这是青年人自我意识的觉醒和对社会生活的幽默思考,并非是丧失理智的盲目批判。去理解身边的人与物,正确解读矛盾与挫折,笑对生活与未来,这也正是节目口号“好笑要有意义”的内涵所在。 内容来自dedecms

  《脱口秀大会》在“单口喜剧”的文化传统上结合我国语境进一步创新,不仅为我国综艺节目的繁荣发展助力,更是展开了一种有温度、有意义的文化思考。它用其独特的表演方式将客观、严肃的生活还原,幽默言辞的外衣之下是真实的观点、鲜活的态度,它打破话语限制,否定社会幻象,激活自我意识,释放文化动力,让受众在开怀大笑中始终保持着对所处世界的理性认知。

dedecms.com

本文标签:  来源:未知